首页 > 产业 > 正文

因巨额研发投入造成业绩大幅亏损的复宏汉霖 似乎逐渐迎来了收获期

2020-07-28 09:55:34来源:每经牛眼   

上市不到一年,因巨额研发投入造成业绩大幅亏损的复宏汉霖-B(02696,HK),似乎逐渐迎来了收获期。去年第四季度,公司首款商业化产品汉利康(...

上市不到一年,因巨额研发投入造成业绩大幅亏损的复宏汉霖-B(02696,HK),似乎逐渐迎来了收获期。

去年第四季度,公司首款商业化产品汉利康(首个国产生物类似药)上市,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今年,曲妥珠单抗中欧上市在即,有望成为国内首个获得欧盟批准的单抗生物类似药。

同时,复宏汉霖目前正筹划科创板上市事宜。公司创始人兼CEO刘世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时表示,上科创板主要为了增加流通性,同时,也考虑到A股的生物医药企业估值相对较高,投资者对生物医药企业的热情也很高。

数据显示,公司股价近三个月涨36.05%。7月9日收盘,公司股价跌0.39%报51.7港元/股,最新市值为281亿港元。

目前估值仍偏低

NBD:近期公司股价涨势强劲,您认为股价走高背后的驱动力是什么?在港交所上市的大半年以来,公司在市值管理方面做了什么工作?

刘世高:其实从估值来说,我认为公司目前的估值还是偏低。最近公司股价走高主要还是缘于业绩增长,首先是今年年初,汉利康(利妥昔单抗)2000L的生产规模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产能获得大幅度增长。第二,我们下一个要上市的产品曲妥珠单抗在四月份通过欧盟的GMP认证,五月底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人用医药产品委员会的积极审评意见,有望成为首个获得欧盟批准的中国单抗生物类似药,预计7月能在国内获批上市,欧盟那边会在8月初上市。此外,贝伐珠单抗目前3期临床已经达到终点,正在筹备向国家药监局申报NDA。

在市值管理方面,我们及时与市场、投资者保持良好的沟通,近期也安排了多个电话会和投资会。6月13日,公司举行了上市后第一场全球研发开放日,邀请了150多个投资人参加,公司高管针对公司的研发成果向投资人作了说明,同时,投资人参观了我们的实验室和生产基地,对我们的核心研发能力、生产能力、产品管线等方面有了更为全面的了解。

NBD:除了已上市和已申报的产品,公司还有十余个在研药物和二十多项临床试验,公司未来将如何平衡研发投入和回报产出?

刘世高:公司目前任何项目进入临床研究前,都需要经过内部多项评估,确保该品种未来在临床适应症的选择、市场销售上存在一定的潜力,能够满足病患的临床用药需求,同时有望获得良好的市场回报以维持企业良好运转。此外,我们很重视对国外市场的拓展。其实目前中国市场是生物类似药竞争最激烈的地方,如果有能力进入国际市场,会有更长远的发展。

NBD:今年3月,有相关公告称公司拟在科创板上市交易,这一事项是出于何种考虑?

刘世高:我们计划上科创板主要还是为了增加流通性,此外,A股的生物医药企业估值相对较高,投资者对生物医药企业的热情也很高,这些都是我们考虑的因素。同时本次上市将进一步拓宽公司的融资渠道,以促进生物药研发和产业化等主营业务的推进,提升公司商业化及国际化的速度,从而实现可持续稳定发展。

生物类似药讲究先发优势

NBD:汉利康商业化已经一年有余,能否介绍一下该药品的销售情况,其医院准入、医保纳入、销售布局等情况如何?

刘世高:去年五月,汉利康开出了第一张处方,在此后的7个月实现1.9亿元的销售额。但因为我们去年第四季度的产能不足,汉利康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这也说明汉利康的需求量非常旺盛,所以这一销售额其实不能如实反映市场需求,受制于产能原因,第四季度的产品销售减缓了一点,但随着今年年初我们2000L的生产规模获批,产能大幅增加,现在汉利康可以稳定供应,满足市场需求。

此外,我们目前已完成29个省市的招标挂网,在国家医保层面,只要生物类似药获得跟原研药一致的通用名,就会自动进入国家医保目录,但是从省市层面来说,还需要逐一去沟通,做好招标挂网、议价等工作,这块工作我们在去年已经基本完成。在医院层面,我们已经在很多主要城市的三级医院完成入院。

除了国内市场,我们也在积极布局海外销售,我们两三年前就跟阿根廷的生物医药企业Biosidus合作,来拓展南美四国(阿根廷、乌拉圭、玻利维亚、巴拉圭)的市场,今年我们又跟FARMA DE COLOMBIA S.A.S签署协议,将哥伦比亚、秘鲁、厄瓜多尔及委内瑞拉四个国家纳入汉利康的授权范围,目前汉利康已进入南美主要国家,同时也在与其他公司协商更多地区的合作。

NBD:IQVIA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境内上市的利妥昔单抗包括美罗华和汉利康,利妥昔单抗注射液在中国境内的销售额约25.05亿元,而汉利康去年上市以来的销售收入是1.9亿元,您如何看待生物类似药与原研药之间的竞争?

刘世高:原研药价格高昂,因为其在临床研发时失败风险很大,其价格中转嫁了开发失败尤其是临床阶段失败的多个产品的开发费用。但生物类似药相对而言开发风险小很多,因为其靶点是明确的,临床开发成功率较高,药价相对较低,但效果与原研药基本是等值等效的。

上个月,CSCO(中国临床肿瘤学会)的几位专家联名发表了对生物类似药的几点共识,一是生物类似药在疗效、产品品质上跟原研药是高度一致的;二是适应症可以外推,只要跟原研药机制一样,适应症是可以外推的;三是生物类似药可以在治疗过程中替代原研药,且替代不会产生额外的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生物类似药会逐渐受到医生们的认可,继而带动患者。

NBD:当前信达生物、海正药业(18.18 -2.26%,诊股)、正大天晴等企业都在申报利妥昔单抗上市,您对未来利妥昔单抗的市场竞争有何预期?

刘世高:我们的目标并不只是要占有市场一定比例,更希望能引领行业发展。从欧洲的生物药行业发展趋势看,首个生物药的先发优势非常明显,往往在上市后的五年内就可以占据超过40%甚至50%的市场份额。

目前欧洲生物药发展比较成熟,这一点对国内生物药是有借鉴意义的。一个生物类似药要进入省市医保、进入医院都需要过程,很多医院都施行“一品双规”,同一个品种,采纳进口原研药的同时,会再采纳一到两家国产生物药,所以如果国产的第三家生物药要进入医院,其实会很困难。所以首个生物类似药是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的。我们在巩固汉利康在国内市场先发优势的同时,也会迅速推进我们其他生物类似药的全球商业化进程,不仅聚焦国内市场,更进一步布局海外市场。

责任编辑:hnmd003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推荐阅读